怎样构建香港特色的民主选举制度?


ʱ䣺2021-11-13

基本法确立了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最终普选产生的目标,而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只规定了到2007年的产生办法,以及此后“如需修改”的相关程序。乱港势力急于实现所谓的“双普选”,把香港所有问题的根源归结为没有“一人一票”。他们主张的选举制度,与香港在“一国两制”下应有的选举制度大相径庭。

对特区的政治体制和选举制度,邓小平讲过明确的意见。他说,“对香港来说,普选就一定有利?我不相信……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、爱香港的香港人,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?”“我们一定要切合实际,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决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。”“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,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。”“如果硬要照搬,造成动乱,那是很不利的。”

选举制度从无国际标准

选举制度没有国际标准,美国与英国的选举制度就不一样。1994年联合国出版《人权与选举:选举的法律、技术和人权手册》,指出“没有一套政治制度或选举方法适合所有人和所有国家”,并明确反对“将任何一个已有的政治模式强加于任何地方”。

评判选举制度的优劣,最重要的标准要看它是否适合该国或该地区的实际情况。鞋子合不合脚,穿了才知道。衡量香港的选举制度,依据是“一国两制”和香港的情况,而非西方国家的既有模式。

香港的选举制度不能脱离两个条件。首先是宪制地位。作为单一制国家的地方行政区域,香港的选举是一国之内的地方性选举,不能照搬主权国家的选举制度,必须从国家利益与安全、从中央和特区关系的角度去考虑和设计。确保选出爱国者,是宪制地位的必然要求。其次是实际情况。要循序渐进,让民主进程与社会及历史条件相适应,防止急进震荡和极端民主。要均衡参与,兼顾各阶层各界别,以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。要有助于处理行政与立法关系,落实基本法确立的行政主导体制,实现良政善治。

民主发展须符合“一国两制”

乱港势力依据《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》第25条,把“普及而平等”视为民主选举的国际标准。他们冠冕堂皇的口号很容易蒙骗人。实际上,25条只明确了选举的若干原则,并没有规定具体方式。何况,1976年英国政府就声明保留不在香港实施25条的权利,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延续了这一做法。

基本法明确了普选目标,更明确了香港的宪制地位和实现普选的条件。不能谈选举目标就搬出基本法,谈选举办法就抛开基本法。2021年修订完善的特区选举制度,是对原有制度的重构及优化,与现阶段香港民主发展的需要相契合。未来香港走向普选,那也必将是符合“一国两制”、有香港特色的普选。

来源:大公报 萧平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